您好!杭州市安徽商会欢迎您。
[我要加入商会[联系我们]
杭州安徽商会
   商会公告:

杭州市安徽商会
地址:杭州市萧山区民和路630-10博地中心A座3103室
电话/传真:0571-89872803
邮编:310020
网址:www.hzsahsh.com

信息介绍
王文银:不仅仅是世界500强
 

20年前,有一群人,在一个特定的历史关头,被动或主动地选择了一种人生道路——下海从商。他们从贫寒到富有,从呼啸聚义,到各为诸侯,并且幸存至今,成为时代之风云人物。

正威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王文银就是这种大时代下的一个范本,纵使他的命运被包裹在万千中国人的命运当中,然而类似他或者他们的成败荣辱,却直接反映了中国改革的思维和进程。

从一家籍籍无名的地方民企,到中国500强,再到世界500强,正威国际集团的疯长让世人为之瞩目,它的每一次进击,都丝毫无误地踩在了时代的节拍点上,而这一点考验的除了掌舵者入世的江湖霸气,更多的则是“身在江湖,心不沾染”的出世情怀。

从青春萌动的毛头小伙到沉稳大气的成熟企业家,王文银历经江湖征战、商场厮杀,露出的是商气、霸气、江湖气,因为他深知告别庙堂,唯有江湖称霸。但他又绝不同于一般的商贾,文而智、武有功,厚重的文化底蕴和对知识的狂热渴求让他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思维能力、非凡的政策敏感、对时局的揣摩以及对各种机会的分析和把握能力。

时代提供了大的机遇,然而,把握这种机遇所依赖的却是掌舵者自身的文韬武略和智者情怀。“你看到的是世界500强,却不仅仅是世界500强。”绝不是一句口号,王文银的语气里充满了耐人寻味的气息。

站在风口上

“任何人都不可能超越自己的时代。”

或者这句话用王文银更喜欢的语言来表达应该是——“我庆幸自己生活在这个‘为天地立心,为生民请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时代,如果放在解放前,再厉害的王文银也成就不了一个世界500强”。

20年前的中国,只有一个舞台最宽广,那就是政治舞台;而20年后,在一阵热火朝天和聚散离合之后,一个多元化的经济舞台应运而生。传统中国正处在转型的十字路口,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经历了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再到相对多元的现代社会的转折,这中间所蕴含的时代能量和机会毫无疑问是不可言喻地惊人。

“20年前,美国和日本分别拥有世界500强197家、159家,20年后分别锐减到132家、59家;新增的500强企业悉数在中国,正威就占据了其中一席。”王文银把自身的功成置身于时代的大背景下,时代却讶异于他每次都能从危机中脱颖。

回顾正威20年的发展历史,五次危机和机遇成就了五个全新的正威。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王文银囤房囤设备开工厂,之后赶上电源线旺销期,在很短的时间里赚了个盆满钵满;2003年,“非典”爆发,王文银想,如果世界毁灭,要钱有什么用?倒不如赌一把,买矿!迅速做成百亿企业,实现凤凰涅槃;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他再次出手,将美国、欧洲的一些铜加工企业收入囊中,正威进入中国500强,5年后跻身世界500强之列;十八大召开之际,正值经济增长脚步放缓、国家领导人换届,存在诸多政策、形势的不确定性,正威精心研究,准确判断,把握拐点,在全球储备大量土地和矿产资源,为正威的再次腾飞打下坚实基础;

十八届三中全会又迎来了混合所有制时代,全会做出政策调整消除各种隐性壁垒,提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鼓励非公有制企业参与国有企业改革,鼓励发展非公有资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鼓励有条件的私营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正威抓住这一时代机遇,积极与央企、国企合作,在相关产业链上拓展合作空间。

所谓危机,即危险和机遇,每一次危机、每一次机遇都是一次战略层面的升华,是一次战术层面的改造,是一次实践上的破壳,是一次思想上的颠覆,实际上是给王文银再一次抄底的机会。

五次战略机遇融入五次基因突变:从打工的基因转变为贸易的基因,从贸易的基因转变为制造的基因,从制造的基因转变为科技的基因,从科技的基因转变为互联网的基因。五次团队变化相伴五次基因突变,本人努力、亲人监理、贵人相助、高人指点、小人监督。

五次基因的突变,也是五次产业链条的突变,从供应链转变为客户链,从客户链转变为产业链,从产业链转变为价值链,从价值链转变为生态链,从生态链转变为无边界链。五次战略机遇、五次基因突变、五次团队调整、五次链条变化,相融相生,是在不断革自己的命,更是在迎接一次次整体性质的升华,自我否定是企业家最深层次的卓越品质。在创新的变化中,王文银悟得做企业的五重布施境界。

当没有财富的时候,把勤奋布施出去,于是财富来了,这叫天道酬勤;当有了财富以后,把财富布施出去,于是人才来了,这叫财散人聚;当有了人才以后,把爱心布施出去,于是事业来了,这叫博爱领众;当有了事业以后,把智慧布施出去,于是成就来了,这叫德行天下;当有了成就以后,把禅道布施出去,于是天下来了,这叫大道通天。

从供应链、客户链,到产业链、价值链,再到生态链,五次链条变化,最直接地体现在正威的财富积累上,从最初的一亿,到十亿、百亿,再到如今的两千亿正威,相信在时代的推进下,万亿民营企业的目标必定会在中国实现。

20年间,多少英雄豪杰折戟沉沙,而王文银之所以成为少数的幸存者,除却时代所赐的幸运,偶然之中,定有着他的必然。


无论处于什么阶段,王文银总会提出一些旁人看来无法达到的目标。这在功成名就的今天,当然可被视为志向远大,然而,如果放在当年一文不名之时,他的那些“不切实际”的愿景通常被别人认为是“痴人说梦”。

10年前他在接受安徽电视台前沿访谈节目主持人高建建采访时就放出“正威要在10年后闯入世界500强”的话,但彼时多数人只是把这家名不见经传的民企的目标当成一种“白日梦”。

这与日本软银集团创始人孙正义的“遭遇”几乎如出一辙。

23岁的孙正义在创立软银的第一天就站在一个装苹果的箱子上,对仅有的两名员工发表演讲:“(公司将)在5年内销售规模达到100亿日元,10年内达到500亿日元,使公司发展成为几兆亿日元、几万人规模的公司!”

没有预想中的振奋人心,两名员工被老板这番“疯子”行径吓得目瞪口呆,转身就卷铺盖走人了。

然而,对于孙正义来说,这些目标绝对不仅仅只是用来鼓舞人心的口号,它们是源自他内心深处的梦想,是他生命燃烧的火焰,也是他所有行动指向的梦想的彼岸。

在梦想的驱动下,孙正义带领着软银公司从计算机软件流通行业起步,尔后进入出版传媒、互联网等行业,一路长驱直入,成长为当今世界上最大的风险投资商,也是最成功的一个。用孙正义的话来说,他们是“这个星球上从互联网经济拿到最大份额的公司”。

王文银亦是如此,正所谓成大事者必有胸怀。这种疯狂举动旁人或许一生只可能做出一次,然而,对王文银来说,这恰恰是他人生的主旋律。

从“打工一年内连升七级”的神话到“三年后开工厂”,再到铜帝国的崛起,王文银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在他的率领下,2007年销售额刚刚突破百亿大关的正威国际集团,2008年的销售额就已达到319亿元,强势跻身中国500强企业。

2012年,正威销售额闯过千亿大关,达到1866亿元,跻身世界500强第387位;2013年,正威销售额又强势突破2000亿元;2014年,王文银个人以300亿元身家第一次登上胡润全球富豪榜,荣膺皖籍首富。

“这只是开始,未来的10年内,正威的目标是进入全球百强乃至十强,而今后大家就将看到一个在互联网时代异军突起的正威。”毫无意外地,王文银又一次给自己下了“军令状”,他坚信,“在习主席时代,中国将会出现万亿级的民营企业,正威将再次创造并引领一个全新的时代。”

而在此之前,已经悄然来临的2014年将是一众企业最为关键的调整期。

显然,2014年的中国政治格局正在经历一次重大的调整,伴随而来的是宏观经济指标的微调,2014年经济增长目标为7.5%左右。

“企业必然也是要随之进入调整期的,但经济增速的放缓并不代表企业的下行,中国的经济增长依然是黄金期,但会是一个比较艰难的黄金时代,企业的应对措施无非三点:第一,创造商业思想和商业模式的能力;第二,把商业思想和模式转化成商业成果的能力;第三,创造排队产品的能力。”王文银说,正威之所以能在步步危机中步步为营,正是仰仗了这三大能力。

人类社会前进到21世纪的今天,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今天已不是一个工业经济的时代,而是一个商业经济、服务经济的时代。工业经济时代强调的是供应的经济,服务经济时代强调的是需求的经济;工业经济时代强调的价格的经济,服务经济时代强调的是价值的经济,这是人类历史前进到21世纪进程的一个巨大的商业革命。今天不能再用一种工业经济的思维去实施全球化的战略,因为今天不是一个产品稀缺的时代,不是一个品质成本的时代,不是一个制造技术的时代,不是一个资金资源的时代,这是一个比拼商业理念、服务理念、商业模式的时代。今天是大数据的时代,是云计算的时代,是物联网的时代,是智慧城的时代,是无边界的时代。

以手机行业为例,十五年前,摩托罗拉全球第一;五年前,诺基亚全球第一;三年前,苹果全球第一;目前,三星已取代苹果成为全球第一。王文银认为,事物都是发展变化的,有始必有终。“每一个企业,每一个人生命的延长线最后都是死亡,每一个成功的延长线到最后都是失败。所以我们企业家要有非常长远的历史观,这样,做企业的想法就不一样了。你能看得见多远的历史就能看得见多远的未来,而你能想象到什么样的未来就决定你拥有什么样的未来。”
在他看来,如果想拥有未来,就要跟代表未来的人站在一起,“中国经济代表未来,我们就跟中国站在一起。”

别让思想停止增长

正所谓“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王文银笑称自己并非人来疯,一切皆因其底气十足,而所谓底气则大部分来自于他爱书如命般的痴狂。

无论你任何时候走进王文银的办公室,你见到最多的一样东西一定是琳琅满目的书,上及天文地理,下至人间百态,中达商业哲学。

一年365天,不算报纸和杂志,王文银至少要看100本书。那些属精读之列的书,封面上密密麻麻地写着他的感想。随手翻开书的内页,里面布满了红色的、黑色的字迹和圈圈点点。

去北京参加两会的十几天时间里,他竟然读完了十余本书。看过一本书之后,王文银把他认为写得好的句子抄下来,贴在手机的背面,留个一两天,记住之后,撕掉再换上另外一张。“功夫都在功夫之外,健康在早上,成功在晚上。”他说。

王文银把这些内容叫“段子”。只要一开口,各种段子都会从王文银的口中熟练地冒出来。从荀子的名言到白居易的诗句,从富兰克林到德鲁克,从唐宋八大家到中国梦,信手拈来。

这些段子大部分来自王文银,但是也有来自普通员工的。比如:这是一个恒星快速陨落、流星分外拥挤的时代。王文银很欣赏这句话,把它抄了下来。

王文银自己读书,写读书笔记,从中获益匪浅。他还把这条列入公司的管理制度,将读书笔记纳入年终绩效考核。读书笔记写得不合格,不仅会被罚款还会在公告栏公布,优秀的会奖励一百元、一千元到一万元不等。

他试图通过这种行为把正威的企业文化下达更通透一些,在正威,王文银对于企业文化的重视是出了名的偏执,他要求公司的所有员工都能对正威的企业文化烂熟于心,不仅是背诵,更要刻骨铭心地理解。

正威的企业愿景里有一句“成为全球卓越企业”,但在跻身世界500强之后,王文银仍然不愿意把正威归为卓越一类。

“我们现在最多只能算优秀,从优秀到卓越还有漫长的路要走,我们正处于登堂入室的过程,还未到登峰造极的境界,我也不希望达此境界,一直在路上的感觉会更好”。

但很多人难以想象的却是,托起这样一个宏大企业愿景的企业文化竟是“隐忍与低调”。

“中国的文化一定是枪打出头鸟。所以,在中国我们每一位做企业家的要懂得隐忍的哲学,在面对财富、权力和名誉的时候,企业家赚取的是财富。中国没有名利双收这回事,更没有权名利三收这回事。”王文银认为,要建设好企业文化,首先便要丰富企业家自身的文化修养。

“格物致知诚意正其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一个人不读书,他的思想就停止生长了。”这是王文银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为此他还自己整理出了一番“回报论”来告知大众。

“一日不读书,没人看得出;一周不读书,开始会爆粗;一月不读书,智商输给猪。如果你追求3小时回报,你就去做钟点工;如果你追求30天回报,你就是月光族;如果你追求13个月回报,你可以当职业经理人;如果你追求3年回报,你可以做投资人;如果你追求13年回报,你可以做企业家;如果你追求30年回报,你可以做教育家;如果你追求130年回报,你就是伟人;如果你追求1300年回报,那你就是如孔子一般的圣人。”王文银认为,人不是慢慢变老的,而是在一瞬间变老的,是在思想停止增长的那一瞬间变老的,企业也是如此!当企业停止学习的那一天,企业就已经开始走向死亡,只是很多企业家还没有感觉到自己病入膏肓。

正是这种对于文化的渴求和痴狂造就了王文银的商业传奇。

从一个怀揣400元南下打工的打工者,到一家世界500强企业的掌舵者,年逾不惑的他用了20年的时间成就了一个徽商的新传奇。34岁时,他就曾与李嘉诚、曾宪梓等大亨同列荣榜,被评为“亚太最具创造力的华商领袖”。若非耳闻目睹,实在很难想见王文银身上蕴藏着某种翻江倒海的力量。刚刚《财富》公布的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商业领袖,王文银名列前茅。

但正是这些过往经历使得王文银一次次改变自己的命运,也是他疯狂的底气。当两者互相作用产生正能量时,他越发相信,只有文人与商业疯子的特质兼备才能活着,只有文化和技术联姻才能哺乳成长!

整个采访过程中,一直听到王文银谈及未来、文化、真理,这些熠熠生辉的词语,不像是出于一位企业家之口,倒像是一位大学教授的言辞。可能这正是南科大与正威集团的契合之点。1月初,正威国际集团向南科大教育基金会捐赠500万元人民币,此外还出资1亿元成立“南科大正威技术产业投资基金”,4月份又追加10亿元基金。

王文银在谈及捐赠理由时的说辞让他的中国文人气息显得愈发浓厚,“南科大是中国人、中国文化、中国艺术、中国技术站立的一个标志,正威必须要挺!”

中国历史上自古以来不就有“儒商”一说吗?也许恰如南科大校长朱清时的预言:一个是锐意进取的企业新贵,一个是矢志改革的高校先锋;一个是审慎的高校文化,一个是务实的企业文化——二者的相遇、碰撞,一定能为这个世界增添点不平凡的事。

商思而后行

只是,台塑集团创始人王永庆曾说过:做企业不是做慈善,你可以用赚来的钱去做慈善,但商场从不相信眼泪,做企业就是一部英雄干掉英雄的血泪史!企业家就是拼命赚钱,然后拼命捐钱,享受这两个美妙的过程。

与其爱书如命、赞助南科大等儒商特质截然不同的是,王文银在商场上却尽显纵横驰骋、兼并收购的杀伐之气。

自2008年起,正威就斥巨资挺进矿业开发领域,积极开拓海外矿山企业并购业务,强势开展国内地质勘探、矿山开采、矿产品加工、矿产品贸易等业务;三年前,正威步入半导体产业链,去年,正威刚刚大手笔并购了韩国三星五厂8英寸晶圆制造厂的设备,全力迈向第三个十年的技术帝国。

最新的消息是,3月中旬,正威在新加坡成立了Awin资源国际港务集团,旨在拓展金属贸易业务,收购全球矿业资产……

“我们要并购一家企业,可能提前很久就开始关注它。等到机会来的时候,等它跑不动的时候,我们就把它吃了”。

王文银说,他从来不做没有准备的事情,不是说机会来了就去并购。正威只找自己需要的东西,别人送上门的东西我们不一定关注。“我们只并购两种企业:一种是最好的,非常有创新能力的;一种是最差的,把它的产能盘活。我仿佛是韩国的美容师,三刀下去,一个大美女就出来了。如果我三刀割不出一个美女出来,我就不去并购。”

在过去几年中,正威在全世界投资了数十个园区,“相当于拿到了上千亿的资产。这些资产是什么,就是银子。”这些银子就是下一次经济危机发生的时候王文银全球并购的弹药。

说起2008年的金融危机,市值2000多亿美元的花旗银行最低的时候60亿美元就可以买下来。全球最大的矿业公司必和必拓差一点就被中铝集团以100多亿美元收购,王文银有种扼腕叹息般的遗憾。

“那时候我们还不具备这样的实力。等到下一次危机到来的时候,再来一次疯狂的并购。”王文银毫不掩饰地说,“我们希望未来的5~10年能够进入世界百强。”

但全国政协原副主席王忠禹曾经给过王文银一个建议:在中国当前的环境下,要低调地前进,隐忍地发展。

《老子》有言,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正是隐忍哲学让正威一直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快速成长,等别人回过头来的时候,这个天空已经是正威的了。

“在隐忍低调的企业文化烘托之下,正威着重发展了创新和纠错两大能力。”也许“创新”这个话题在当下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物件儿了,几乎任何一个企业的标语里都可能出现这个词,但却从未有一个人如王文银这般严谨、细致地去推敲论证过当今企业为何需要“创新”。

“一个通俗的比喻,企业家的学历重要,比学历重要的是经历;经历重要,比经历重要的是能力;能力重要,比能力重要的是脉力;脉力重要,比脉力重要的是思力,思力重要,比思力重要的是品力。最终学历是什么?学历是纸牌,经验丰富拿铜牌,能力很强拿银牌,脉力拿金牌,思力是王牌,品力才是天牌。”王文银表示,当今时代,唯有全新的商业思想和商业模式,才可以引领未来。所有人都学会利用利率差、汇率差、时间差、积差和差价进行赚钱,这就是全新的商业模式创新。

但这仅仅是一半,在王文银看来,时下比创新更重要的却是纠错能力,小到一个企业,大到一个国家,都是如此。


他以二战后的德国与日本为例,同为战败国,德国总理在1971年7月份的时候在华沙犹太人纪念碑面前惊天一跪,跪下去一个总理,却站起来一个民族,这反映了德意志有很好的纠错能力;而日本则每年都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跪下了无数首脑,却让这个国家失去了头脑。也正因为日本没有纠错能力,20年前日本的经济总量是中国的四倍,今天的中国经济总量快赶上日本的两倍了。

理论和实践相隔一个太平洋,所以,做企业既要有战略又要有战术、既要有理论又要有实践、既要有眼光又要有能力、既要有王道又要有霸术、既要有宏观又要有微观。不懂战略不懂理论、不懂王道没有眼光,企业走不远;没有战术没有实践、没有能力没有霸术,企业走不动。

诚如荀子所言:口能言之,身能行之,国宝也;口不能言,身能行之,国器也;口能言之,身不能行,国用也;口言善,身行恶,国妖也。能说能做、言行一致才能将理论和实践的太平洋填充起来,延伸至企业中,王文银把它归结为一种将商业思想转化为商业成果的能力。

从专注做自己的产品,到资源为王,再到创新产品的能力,王文银把正威的产品做成了一种“毒品”。

1995年到1999年间,正威做了十几个行业,结果等待他们的是惊人的紊乱,企业面临危机。“最后,我们把所有跟主业不相关的行业全部砍掉,只留下有色金属。今天我们变成全球有色金属方面尤其是铜精加工方面的一支重要力量,”他说,“一个企业家,围绕一件事做创新,做到极致就成功了,最后全世界都围着你转。”


而在随后的十数年中,正威其实只做了两件事情——占有市场、占有资源。在资源为王的时代,王文银在争抢市场的同时,也从来没有忘记资源的占有。

王文银深知,在市场竞争中,谁能控制某种商品的供应,谁就能实现超额利润;谁能控制产业链的上游,谁的市场控制力越强。有色金属资源是不可再生的,是稀缺而又重要的战略资源,随着全球稀缺资源消耗的增加,其稀缺的程度只有日趋加重,俗话说,物以稀为贵,有色金属将保持着长期上涨的总趋势,所以,握有这些稀缺资源,企业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在这之后,就是要努力把自己的产品做成排队经济。

“我们的产品有自己的思想、灵魂和语言,不需要业务员去推销,我们的产品自己会推销。这就需要企业家把产品注入思想、注入灵魂,让客户买了产品不用担心各种问题。”王文银说,排队经济虽然适用于所有企业,但却取决于掌舵者的功力如何,最后产品将变得有智商有情商,形成产品智商、产品情商。

“布道”中小企业

“世界500强不是一夜之间速成的,现在如果有中小企业放话3年内超越正威,基本没有可能,但10年的话完全有可能。”王文银倒是愿意用自己数十年的商海厮杀给中小企业支几招。

“一个企业如果有六件事可以做,那就要做到‘六场精通’。”王文银所谓的“六场”乃“官场、商场、道场、赌场、情场和洋场”,为避免产生误解,他还一一做了解释。

“官场”即代表政治,在中国做企业必须要了解政治,理解政府,研究政策。“商场”则包含明规则和潜规则;而所谓“道场”则是指大道通天,要懂得任何经济活动的起点和终点都是文化;“赌场”并非赌博,而是赌机会,正威的疯长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情场”则代表情商;“洋场”最易理解,可解释为企业家既要会唱《东方红》(中国特色),又要会唱《国际歌》(国际惯例规则)。

当企业有五件事情可以做的时候,就要做到“高人指点,贵人相助,本人努力,亲人监理,小人监督”。前面三个自不用说,所谓亲人监理,是指企业里流淌着文化血液的人;小人监督,当企业做大的时候小人监督更是一种鞭策。

“当企业有四件事情可以做的时候,就要做到投资控股、融资变现、规模经营、专业分工。”王文银举了一个身边的例子,“一个做绿化园林的企业家曾经跟我说他种的树价值600亿,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他找我,我问他有没有人出6亿向你买?他说没有,这就是产品没有变现能力,如何做大做强?”


而如果一个企业有三件事情可以做的时候,就要抓好现金流、利润率和成长性,没有一个企业能在长期流血奔跑中走向未来;当一个企业有两件事可以做的时候,就是要管好人和物。

“最关键的是,如果企业只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做的话,非企业文化建设莫属!” 王文银加重了语气,一个小企业,首先要建立非常好的企业文化,“在企业小的时候,你不觉得企业文化重要。但是企业做大了,那就是你的命根子。”


修炼好“内功”之余,对于类似“中国制造业将在2015年出现大崩溃”这类观点,王文银向来嗤之以鼻。


他强调,有需求就会有制造,由于制造业的门槛太低,中国制造只会一直处于青涩、不成熟的春天阶段,不会有暴利时代的夏天,不会有成熟、利润稳定的秋天,更不会有崩盘的冬天。

来源:中国徽商

 
杭州市安徽商会版权所有  任何个人或组织企业未经商会同意,不得任意转载本站任何内容,违者必究! 『关闭』
  
 Copyright © 杭州市安徽商会   All right reserved 办公室电话/传真:0571-89872803
 地址:杭州市萧山区民和路630-10博地中心A座3103室
QQ在线:937818202